博客网 >

这也是一种美丽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站在外婆的墓前,惟一欣慰的是她又能和外公在一起了。说是墓,充其量只是一个小土丘,没有墓碑,上面爬满了杂草,只有一棵常青的松树见证着墓的主人。

外婆去世已经是足足一年了,去年的五月初五,她溘然长逝。那天,母亲在电话那头痛不欲生,我倒有些平静,我说:“妈,外婆今天肯定见到了分别二十多年的外公,她在天堂笑了。”其实,我又何尝不难过,而这份难过又何以言表。

我始终相信外婆的离去是十分自然的。五月初五,一个华夏儿女皆知的日子,但外婆不知道二千年前一个伟大的诗人同时去世。她没有文化,身体瘦弱矮小,花白的头发始终扎着发髻。在我记忆中,外婆的脖子僵直,不能随意转动,听母亲讲那是外婆年轻时不小心从楼上摔下,摔折了骨头所致。因此,她侧看人的时候,必须吃力地转动身体才行。我一直觉得外婆是娇弱的,尤其是她的背,有点驼,似乎承受不了多少重量。然而,这个背在我记忆中是永远不能抹杀的,以致我成年后很想用自己宽大的背去背起外婆弱小的身体。

那是一种回报,一种感恩,一种记忆。

在我五六岁的那年冬天,家里正在造新房。农村里造房子,全家人都寄宿在亲戚或邻居家里,父母就把我送到外婆家寄宿,而他们成天忙个不停。我记得那年冬天特别地冷,冷得我一到晚上就哭个不停,外婆不停地哄我,教我使劲地攥紧拳头,好驱赶寒冷。但这一切似乎不管用,我依然觉得冷,哭着闹着要见父母。那一晚,外婆拗不过我,只好答应我回家,我又怕黑,于是,外婆在我头上包了一块大围巾,然后背起我往家走。

回家的路中,要经过一段四五百米的泥路,泥路很窄,高低不平,路两旁的桑树枝延伸出来,把路挡得更狭小了。更害怕的是,桑地里有几座老坟,在冬日万木凋零的夜色背景下,显得更加阴森可怕。外婆背着我走在这段路上时,我拼命地把头挤在外婆的背里,虽然这个背不宽,但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安全。外婆低一脚高一脚,时不时耸一下背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一段路外婆走得十分辛苦,也许背上沉重的我,使这位妖弱的老人难以喘息,但外婆用她的爱在不停地温暖我,给我安全,给我温暖,给我想家的希望。这一背,永远定格在了我记忆中最美丽的瞬间。

成年后,我多想用自己的背去背起一直心疼我的外婆,但一直羞于启齿,成为了我终生的憾事。

人生有许多美丽的记忆,外婆的背是一种。在外婆去世后,我只想用我的爱去温暖别人,去创造美丽。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忧伤(YC) / 师 魂——给汶川大地震中遇难的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alang1162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